2020年10月22日 星期四 [关闭窗口]    
请稍候...
 宜宾市第二人民医院  医生感言 

医生本色——写在纪念张孝骞教授诞辰110周年之际  

上一条  发布日期:2009-06-24 15:24:59 点击次数:5697   下一条

张孝骞是著名医学家、医学教育家,我国现代医学先驱、胃肠病学创始人,但他对自己说得更多的是,我是一名医生。通过以下事例,我们来看看这位医生的独特之处。

    

     · 事例一

     1977年10月,北京协和医院内分泌科病房住进了1位病人。他下肢沉重,活动困难达3年之久。医生们诊断的结果是腰肌劳损、类风湿性关节炎和骨软化症。X线片显示病人的骨盆、双手、腰椎等部位呈普遍骨质脱钙以及病理性骨折状。病人按常规服用维生素D和乳酸钙、磷酸盐以后,症状未见好转。这使医生们感到困惑。

     张孝骞被邀来会诊。他询问了病史,认真翻阅病历,决定亲自为病人作一次查体。突然,张孝骞在病人右侧腹股沟处发现了1个不大的肿物,而这个肿物此前没有引起医生的注意。张孝骞仔细检查了肿物的形状、大小和硬度,对在场的医生们说:“这大概就是病根! 这个肿块可能分泌某种激素类物质,导致钙磷代谢的异常。”

     医生为病人切除了肿块。术后,患者的骨症状很快好转,全身疼痛症状也逐渐改善。病理诊断证实,肿物是一个间叶瘤。这是一个极为罕见的病例,在这以前的世界医学文献中,总共只有7次报道。

    

     · 事例二

     20世纪60年代中期,协和医院来了1例女病人。她症状奇特,一患感冒就休克。在其他医院会诊时,因为肝功能异常,被诊断患了肝炎。来到协和医院后,张孝骞为她做了检查,怀疑已有的诊断,却又一时不能确诊。

     张孝骞反复端详这位病人,产生了一种似曾相识之感。于是问:“你曾经来协和医院看过病吗?”

     “来过。”病人回答说:“不过,那是30年以前的事了。”

     “当时是来看什么病呢 ?”张孝骞一边回忆着,一边又问。

     “因为难产,请协和的医生到家里诊治过。”

     张孝骞记起来了。那是抗战之前,这个病人是因难产而接受治疗的。那时,因失血过多自己还为她输过血呢!可是,30多年过去了,那时的病历也已荡然无存,借鉴病历进行诊断,已经不可能了。

     下班以后,他怀着侥幸心理,在家翻箱倒柜地寻找起来。因为多年来他形成了一个习惯,门诊或查房时总是随身携带着一个小本子,把一些临床病例扼要地记在上面。

     一大堆纸质变了色的小本子全都摆到了面前,他一本一本地仔细翻阅着,一直到深夜,仍没有找到对这个病人的记录。家人都已入睡,他却没有丝毫倦意。他终于想起来了——那次难产曾经有过大出血,这会引起脑垂体坏死,导致脑垂体机能减退,因此造成了甲状腺、肾上腺等内分泌不足和应急反应的缺陷,在受到急性感染时,就可能发生休克。病人的阳性血清浊度试验,正是甲状腺机能减退、血脂增加的结果。

     第2天,一个新的诊断结论写进了病人的病历——席汉综合征。于是,病人服用了甲状腺素片和肾上腺皮质激素等药物作替代治疗,病情很快好转。

    

     · 事例三

     有一位病人因痰中带血、下肢浮肿入院。化验结果显示,尿中有红细胞。主管医生诊断为肺—肾出血综合征。张孝骞参加了会诊,在对病人做了初步检查后,同意了这个诊断。回到办公室,他总觉得心里不踏实。他想,就一般情况而言,这个诊断是没有问题的,但会不会有例外?第2天他又到病房为病人做了一次检查,发现病人腿部静脉有点异常。根据这个线索追踪下去,发现病人的病源不是肺—肾出血综合征,而是移形性血栓静脉炎。是这种静脉炎造成了肺、肾等多种脏器损害,给人以假象。后来,按照新的诊断结论进行治疗,病情很快好转。

     这样的事例不胜枚举。因为没人说得清,60年来张孝骞挽救了多少病人的生命,又为多少人解除了病痛。张孝骞在他的《临床医生要讲究思想方法的修养》一文中指出:“我总觉得,一个医生不管他的本领多么高,他对病人病情的了解,是无限度的,无止境的。对任何一个病人,我们都不能说我们的认识是到顶了,不需要继续观察了。我们开始接触病人,收集了许多资料,然后进行分析,在分析中又会发现新的问题,又再去了解,收集情况,我们对疾病的认识,就是在这种反复中深化的。反复的过程非常重要,对疑难病症更是如此。”这才是一位医生的本色。

本文作者:林夕夕 [本条信息由 儿科 闵晓兰 上传]

上一条:一封儿科医生给卫生部长的信(转帖)下一条:画布上的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