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1月18日 星期一 [关闭窗口]    
请稍候...
 宜宾市第二人民医院  健康课堂 

顽固性哮喘-------药物疗效欠佳时,别忘了心理治疗  

上一条  发布日期:2018-05-31 22:20:46 点击次数:817   下一条

雨晨,是一个人如其名的富有诗意的女子,三十五岁,和先生因爱情而结合,有一个九岁的女儿,正值风姿绰约的少妇年华。


促使她来见咨询师的原因是困扰她多年的顽固性哮喘又复发了,去医院看病,一如之前多次求医问药的结果,身体各项指标均正常,并且迄今为止已做过多项的过敏源排查,依旧无果。此次,主治医生给她做了症状缓解的治疗后,建议她不妨见见心理咨询师,说也许有心理上的原因。


雨晨说她小学时候就有了哮喘的毛病,长到这么大,每年总要犯上几次,还多数发生在半夜,每次都来势凶猛,不去医院抢救,就感觉活不过来了,可每次到了医院又都不了了之。这些年也去过北京、上海一些国内的知名医院,但自己的病症不发作时,身体各项指标检查结果都没有任何问题,而急性发作时又去不了外地。


“简直痛苦死了,这些年每次出差我都提心吊胆,生怕一个人在酒店半夜犯了病。”雨晨皱着好看的眉头,苦恼地叹息。


我宽慰着她:“你做了各项体检,身体器官都没有大问题,这是很值得欣慰的,那我们就试着在其它方面找找原因,好吗?”


雨晨点点头,眼神里有真诚的信任。


我问雨晨这些年有没有琢磨出来一点规律,那就是自己通常在什么情况下会犯病?


她歪着头,想了想,说记得中考和高考前都犯过病;和先生恋爱时,有一次俩人发生了矛盾,吵架吵到差点要分手的地步时也犯了病;单位搞岗位竞聘时也犯过.......


她总结说:“如果说非要找出犯病的规律,应该多数时是在我心情不好或者心里压力比较大的时候会发病,但也有很多时候没有任何原因,没有任何预兆就犯病了。”


我回应着她:“是啊,这就象有些人一上火容易牙疼,但不能说每次牙疼都是上火导致的,还是需要去看医生的。”


她微微笑了笑,刚才苦恼焦虑的情绪缓解了一点。


我问她:“还记得最近这一次犯病,有什么具体的事情发生吗?”


雨晨陷入了思考,我耐心地等着。


少倾,她抬起头,有点羞涩地看着我说:“我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


我鼓励着她:“试着说一说。”


她的脸慢慢泛红了,小声地说:“那一天,我和爱人在一起时忘记关门了,被女儿撞见了......”


我在内心悄悄微笑了,在现实生活中有太多的夫妻在过性生活时会无意中被子女撞到,也有太多的孩子们小时候都有意无意地窥见过父母的夫妻生活,是比较常见的事件。


我问她:“被女儿撞见后,女儿有什么反应呢?”


雨晨是典型的很知性的女子,她对于如此公开地讨论独属于夫妻间私密的事情,还是比较羞涩的。


她小声地回答我:“女儿的态度很出乎我的意料,她竟然搞怪地说‘我什么都没看见哦,你们当我是空气好了,请继续’,然后就出去了,唉,现在的孩子啊,全是网络害的。”


雨晨感慨完孩子,还是忍不住叹息说:“可是我觉得真不好意思啊,也怪爱人不小心。”


“你的先生是什么反应呢?”


“他笑我还没有女儿大方,还说女儿比我们想象得要懂得多得多。”


听起来这是一个很健康的家庭,女儿是在一个宽松的家庭氛围中长大的。


我把我这样的感受反馈给了雨晨,雨晨说她真的很珍惜自己的小家庭,她很爱自己的先生和女儿。


我微笑地看着她:“你说你们夫妻生活被女儿撞见后当天晚上半夜你就犯病了,可是我听起来这件事似乎对你压力没有特别大,你的不好意思属于正常的反应,你的先生和女儿都很贴心,他们也没有把这件事当成一个什么大事,充其量是你们家庭以后回忆时的一件趣事,或者大家压根就不会再提起,你觉得呢?”


雨晨点点头,说:“我也觉得是这样,后来女儿没有任何异常的表现。只是您问到我犯病的原因,我才想起来这件事的,那除此之外就没有发生什么不好的事了。”


我在脑子里快速地思考着,斟酌着。


犹豫一下,还是试着说:“雨晨,虽然你此次犯病有可能不是因为这件事,但我隐隐约约有点感觉,似乎这件事唤起了你某种记忆或者感受,你觉得呢?比如恐惧担心?或者羞愧压抑?”


她茫然地看着我。


我继续小心翼翼地问:“雨晨,仔细想想,从小到大有没有什么难言之隐,觉得说不出口的事情?”


雨晨依旧沉默。


我也在反思:“这样问合适吗?”


可是作为咨询师的直觉告诉我,这样一个工作生活都很顺心的年轻女子,没有任何器质性原因地不断哮喘,也许是因为内心深处有什么特殊的事压抑着无法说出口。


另外,对夫妻间性生活有着健康态度的她,正在进行的场景被女儿撞见了和她的哮喘发作真的没有必然联系吗?被女儿撞见的刹那间她除了不好意思,还有什么样的感觉呢?而这个感觉有可能和被女儿看到夫妻间私密的活动这件事无关,而是曾经类似的感觉被唤起了。


我试着再问:“雨晨,是不是内心有什么难言之隐是让你说不出口的?或者是不能说的?”


我尽量地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温暖安全。


雨晨迟疑地看着我,眼神里满是犹豫。


我让自己再耐心一些:“能想起来吗?从小到大有没有什么事是你从来不能给任何人说的?”


慢慢得,雨晨的眼睛里贮满了泪水,她点点头。


我在内心呼出一口气,温和地看着她,放低了声音鼓励着:“愿意给我说说吗?在这样的空间里说出来是足够安全的。”


雨晨慢慢陷入了回忆,她告诉我她想起了自己第一次犯病的具体时间

她说自记事起妈妈就没有工作,是爸爸一个人赚钱养家。


小时候父母总吵架,吵架原因是妈妈觉得爸爸外面有女人,爸爸不承认。


小小年纪的她很害怕爸爸在外面真有女人,不要她和妈妈,但她又非常不喜欢妈妈在家里的过于强势,也很同情爸爸。


小学四年级的一天,在放学的路上,她远远地看到了爸爸和一个阿姨相拥着进了一个楼门里,她装没看见跑回了家,晚饭也没吃就躲到了房间写作业,


脾气不好的妈妈虽然总和爸爸吵架,但对这唯一的女儿还是很关心的,看她不好好吃饭,就不断地虚寒问暖,担心她是不是生病了,又专门给她做了荷包蛋,她也吃不下,也不敢看妈妈,草草地早早上床睡了,印象中妈妈还过来摸了摸她的额头。


许是因为妈妈对女儿身体的担心而心情烦燥,许是那天爸爸回来得格外晚,半夜,她又被父母激烈的争吵声惊醒了,她内心的担心恐惧、矛盾冲突在那一刻一下子达到极致,几乎是瞬间就觉得喘不上气了。


看到她在床上蜷缩着伸不开身体,被吓呆了的父母顾不上吵架了,慌乱地抱起被憋得脸色青紫的她狂奔向医院。


这就是第一次犯病时的情景。


至于后来父母因为什么最终没有离婚,她不得而知。随着她逐渐的长大,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她发现父母的吵架越来越少,直到现在二十多年过去了,父母不仅平安无事,俩人的感情反而越来越深厚。


可是,自那天第一次犯病起,她从此落下了动不动就哮喘的病根。


说完这一切,雨晨若有所思地看着我,她叹息一声:“老师,这件事我从来没有给任何人说过,包括我的先生。小的时候是不敢说,懂事后觉得不能说了,我以为我会把它带到坟墓里。”


我温和地望着她:“今天说给我听了,说完后有什么感觉呢?”


“觉得内心轻松了许多,终于有一个人可以和我分享这个永远的秘密了。”


我微笑地问她:“你后悔一直保守着这个秘密吗?”


她坚定地说:“不后悔,如果当时我回家说给妈妈,说不定爸爸妈妈真的就离婚了,现在爸爸退休了,他们俩过得挺好的。”


我由衷地赞叹:“是啊,你有没有觉得当年的小雨晨有一种本能的智慧呢?她最大限度地保全了父母的尊严,也保全了自己的家庭。”


雨晨不好意思地笑笑:“我倒没这样想,只是觉得是因为当时年龄太小了,不敢说。”


“那你觉得现在的自己要不要感谢当年那个不敢把看到的那一幕说出来的自己呢?那个孩子凭着直觉,觉得她看到的那件事不能说,就选择了让自己一个人默默地承受,其实内心是很难受的,难受得都让她喘不上气了。”


她认真地回答:“嗯,是需要感谢一下,幸亏没说。”


“好啊,那我们就认真地给当年那个小雨晨说‘谢谢你那么智慧保守了一个秘密,让爸爸妈妈可以有机会修复他们的感情,让他们有一个幸福平和的晚年,也让我有一个完整的家。’”


说完这句话,雨晨有点动容,眼睛潮湿了。


我再轻轻地问她:“如果隔了时空,小雨晨可以回应你,你猜她会怎么说呢?”


雨晨摇摇头,眼神里写着问号。


我认真地看着她说:“我猜,小雨晨会说,‘我谢谢你今天可以在一个安全的环境里把这个秘密说出来了,我觉得心里不那么憋了,你也好点了吧?请你记着以后再碰到什么难事,一定不是只有让自己喘不上气这一个方法,还有很多不伤身体的方法呢’,如果小雨晨这样回应你,你听了什么感受呢?”


雨晨有所醒悟地看着我:“老师,我有点明白了,谢谢您这样告诉我.......”


她的眼泪慢慢渗出眼角,是百感交集的。


我给她递上纸巾:“我们这就算和陪伴你二十多年的哮喘正式告别了,从现在起,把这个秘密留在咨询室里,轻轻松松地去生活,碰到难事,先不急着让自己哮喘,先看看有没有其它解决的方法,好吗?因为你长大了,是成年人了,不再是那个弱小的小学生,你觉得呢?”


她点点头,再点点。


果然,在后来的咨询互动中,雨晨告诉我,碰到压力事件时,她偶尔还会觉得胸膛憋闷,但已远到不了要去医院抢救的程度,并且每当这个时候,她会意识到是因为自己内心压力太大了,她开始有意识地关照自己时,憋闷的症状自然就缓解了。


我知道,那个如影随形跟了雨晨二十多年的不明原因的哮喘终于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使命”,无疾而终了。


从另一个层面来说,一直困扰雨晨的哮喘现在反而给她充当着保护者的职责,当她感觉胸膛稍有点憋闷时,就会敏锐地觉察到自己身体有点疲劳、或者心理压力有点大了,需要自我照顾了。


咨询室里再次发生了让咨询师和当事人都很感动的结果。


[后记] 在咨询室里常常遇到类似于雨晨(化名)这样的来访者,有长期不愈的慢性疾病,医院怎么检查都查不出问题,怎么治都没有效果,而通过心理调节却可以很轻易地见效。


有专家估计,在内科病人中,有很多人实际上是情绪问题或心理问题。这些人有些根本没有生理性的器质性病变,有些虽然的确有躯体疾病,但是这躯体疾病也是某些情绪引起的“心因性疾病”。


当然生病的人不是故意这样做的,毕竟生病是不舒服的。


可是人的潜意识有一个功能就是它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控制身体,在它认为必要的时候(这个时候往往是人绝望或者束手无措的时候),它就会让身体生病。


所以,当人的情绪问题解决了,这些疾病是很容易治愈甚至可以不药而愈。


谨以雨晨的案例提醒人们,请及时关照自己的情绪并合理地释放,否则说不定真的有可能会影响到我们的身体健康。

[本条信息由 心理科 上传]

上一条:面瘫患者的自我养护下一条:当我们的朋友或亲人感到抑郁或者难过、迷茫等等感觉并不好时:我们不应该做的vs应该做的